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玲珑孽怨 第六十一章 淫乱亲儿

时间:2018-09-22
杨绡玲在太湖帮多年,口舌之技被李登训练得炉火纯青,此番全力施为,把成进爽得飘飘欲仙。成进一边玩弄着母亲的身体,一边轻轻呼气,不时还逞一下口舌之利:「啊……爽死我了!你可真厉害啊……喔……奶子还这么结实,呀!比你女儿还结实……咦,你流水啦?把腿张开一点,我摸摸……嗯……很痒吧?想我来插你了是吗?」
  杨绡玲羞得颊红耳赤,顺从地任由他轻薄自己的身体,口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,一会将肉棒深深含进,一会捲着舌头将肉棒沾满唾液,又轻轻舔着她的阴囊,慢慢也含入口中亲着。
  成进叫道:「我快忍不住啦!」杨绡玲连忙鬆口,成进翻身一扑,趴到杨绡玲身上。杨绡玲双腿早已大大分开,成进不费吹灰之力,肉棒「吱」的一声没根捅入母亲的阴道深处。
  「喔……」杨绡玲一声呻吟,成进已将肉棒抽出少许,又用力再插了进去。杨绡玲又是一声叫,成进喘气道:「叫啊,叫大声一点。」杨绡玲幽幽看了他一眼,喉中一声长哼,随着着成进抽插的节奏,淫叫声慢慢响亮起来。
  「你真是个很棒的女人!现在就全都是我的了!」成进一边姦淫着自己的母亲,一边嘻皮笑脸地说着话。
  「是……我是成公子的女人……」杨绡玲摇着屁股,阴户紧紧绷住,将成进的肉棒夹得不留丝毫缝隙。她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摇动,不停地弹动着,两粒已坚硬如铁的乳头仿如随风起舞,在空气中疯狂地跃动着。
  成进看得心花怒放,一边慢慢抽送着肉棒,一边腾出手来,握着杨绡玲的一只乳房,大力地揉搓着。「我操你操得你舒不舒服?」他将母亲右乳的乳头夹在指缝,手掌用力地握着乳房上下左右揉捏着。
  「舒……舒服……」杨绡玲大声叫着床,发着痒的乳房在温暖手掌的玩弄下,更感春情入骨。她双腿盘在成进的腰上,双手紧紧搂着成进的脖子,口里「啊……咿呀……呀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」叫得天翻地覆。云儿从房外经过,闻声从门缝里悄悄看了一看,红着脸走了开去。
  成进也是兴奋非常,肉棒抽插着更是卖力,玩得性起,将母亲双腿向上抬高,屁股侧了一侧,肉棒「呼」一声转而侵入她的肛门,一下子进入半截。
  「啊……」杨绡玲一声大叫,身子猛的一抖,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成进,轻声道:「疼……」成进微微一笑,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,慰语道:「你屁股洞还是窄了一点,那我就轻一点插好不好?」
  杨绡玲红着脸,轻声道:「好……可是……可是玲婊……我……我痒……」她前面的肉洞给插得骚劲正旺,肉棒却离开了,痒得很是难受。成进瞠眼道:「哪儿痒了?」杨绡玲又是脸一红,见成进正笑吟吟地盯着她看,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,过了半晌,才轻声道:「洞……洞里痒……」
  成进哈哈一笑,道:「可本公子现在想插你的屁股洞嘛!等我插完屁股,再回头来给你止痒如何?」
  肉棒继续慢慢插入。杨绡玲轻咬着牙,「嗯」了一声,腰板挺得更直,以方便他的肉棒深入自己的肛门。
  成进开心之极,这美艳无比的母亲,现在已经完全属于自己了。「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我一定要好好享用个够……呵呵,娘给我插得也舒服得很嘛!」沾满淫液的肉棒慢慢地转着深入母亲的屁股。杨绡玲的后庭也给人姦淫过很多次了,成进没遇到多大阻碍,便将肉棒插到尽处。
  「喔……」肛门给一根又粗又长又热的东西塞满,杨绡玲不由扭了扭身体。成进又笑道:「插屁股洞爽吗?」杨绡玲「嘤」的一声低泣,痒痒的感觉绕着菊花蕊正在向外扩散,阴道里更是痒不可当。泣着声道:「成公子不要折磨妾身了啊!我要……痒啊……」
  成进哈哈大笑,肉棒慢慢奸着母亲的后庭。一想到已身心彻底佔有了母亲,兴奋的肉棒热得不可抑止,插了几下肛门,又回到杨绡玲的阴户中捣弄,捣了几下,却又去侵入她的肛门。杨绡玲只顾着连声淫叫,娇喘连连,屁股随着他的姦淫摇摆着。十只手指紧紧抓着成进的肩膀,指甲几乎插入他的肉里。她的头仰在床上左右摆动着,半瞇着的眼睛周围,那原本雪白无瑕的脸早已罩上淡淡的一层粉红色的云彩。
  杨绡玲的身子一淫蕩起来,成进的肉棒就越兴奋。他双手扶着杨绡玲的腰部,下身不停挺动,肉棒现在对準着母亲阴户深处的花心,一下下大力地撞击着。杨绡玲雪白的胴体不停地摇晃扭动着,「咿咿呀呀」的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  「我……啊……要死了……呀……喔……」杨绡玲高声叫着床。
  「哇哇……娘你好骚喔,还叫得那么淫蕩……姐姐给我插的时候都没这么浪过……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成进突然间喘着气说出这句话来。
  顿了一顿。
  杨绡玲的浪叫声在继续发出两个音后凝固了。她的身子仍然被成进按在身下姦淫着,但她的声音和身体在一剎那间凝固了。她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成进的脸看。
  「你说什么?」终于,杨绡玲开口了。
  成进微微一笑,道:「什么都好啦,你不是也给我插得很爽吗?」肉棒并不停下,继续在母亲的阴户里抽插着。
  「不……你告诉我,你真的是小进?」杨绡玲双手推着成进的肩膀,脸上忽青忽白。
  成进微微笑着,挺着下身将肉棒又一次直插到底,喘着气道:「是……是我啊,娘。我插得你舒不舒服?」
  杨绡玲原来羞红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雪白,呆了一呆,脸上阴睛不定,眼睛只是直直地盯着成进看。半晌,突然一声大叫,双手用力推着成进,双足乱蹬,叫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不行……放开我……放开我!」
  成进没料她会突然反抗,身子几乎便给她掀了下去。双手急忙扳住母亲的肩头,将整个身子用力压在她的身子,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她的肉洞之中。杨绡玲大声哭叫,无奈她力气本来就不及成进,这些年一直被当成性玩具玩弄着,武功早丢了九成,此刻虽是全力挣扎,却仍是动不了分毫。
  成进紧紧抱着母亲,见自己尽能制得住她的身体,屁股又开始挺动,肉棒继续在杨绡玲的阴穴中抽插起来。「我要……我要娘……娘你说过,你是我的,全都是我的!」
  「不……」杨绡玲大声哭闹着,使尽全力也逃脱不了儿子的姦淫,双手擂拳在成进背上乱捶,可又怕太用力弄疼了他,羞急交加,热血上涌,突然「嗡」的一下晕了过去。
  成进吓了一跳,赶忙给她揉揉人中,按按太阳穴,肉棒却仍插在她的阴户里不肯出来。眼见母亲悠悠醒转,渐渐张开眼睛,肉棒又开始慢慢抽插起来。
  杨绡玲定了定神,发现儿子的肉棒仍然佔有着自己的身体,「呜」的一声哭,又大力挣扎起来。「放开我……你畜生……啊……我是你的亲娘啊!不能这样……」
  成进身体压实在母亲身上,双手按住母亲挥舞挣扎着的手,肉棒继续抽插着。他亲了一下母亲的脸,说道:「娘……你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,现在才说不要,太晚了吧?刚刚还不是插得娘好快活吗?为什么不要呢。」杨绡玲哭道:「违逆伦常,会遭天谴的呀……小进你不要这样,娘给你找别的漂亮女人……」
  成进咪咪笑道:「娘……漂亮的女人我有的是,可我就是要娘你啊!哇,娘你的小穴又在夹了,我好舒服啊!」肉棒一边大展神威,又杨绡玲插得上气不接下气。杨绡玲心中慌乱,一边哭着挣扎,但肉体的性感却是掩饰不了,哭闹声中夹杂着销魂的哼哼声,更令成进欲罢不能。
  「娘你看,你又在叫床了!我插得你很舒服是不是?你早已经是我的人了,以后也是我的人是不是?」
  「不……」杨绡玲脸一红,强行忍着那丢脸的呻吟声,右手突然挣脱成进的控制,用力推向他的胸膛。成进微微一笑,听任她徒劳地推着,肉棒只管尽情地插送在母亲的阴户之中。「让娘再爽一下,等她平静下来,就不会再闹了。」他心想。
  但杨绡玲虽然不能抗御成进的姦淫,身体也诚实地回应着成进的抽插,但推着成进的手却再也没有松劲。「听娘一句话……啊……不能这样……小进你真的要娘死在你面前才甘心吗?」她哭着苦苦哀求。
  「不会死的……不是很快活吗?」成进轻揉着母亲的乳房,肉棒又一次直捣到底。什么死不死,他可是吓大的。姐姐不是答应以后都给他了吗?他就不信娘真的会不答应。
  「呜……」杨绡玲身体剧烈地扭动着,企图挣脱成进的控制。成进没料她会反应这么强烈,不禁有点迷惘起来,一时间也想不得那么多,只是将身体死死压着母亲,肉棒只管不停地插着。「别乱动啊,娘……」他想安慰她一下,「姨妈跟姐姐都答应以后跟我一起,做我的女人了,你也一样不是很好吗?」
  杨绡玲一想到妹妹跟女儿也已经被这个儿子佔有了,心中更是悲怆不已,挣扎得更是狂乱。成进叫道:「娘你别这么摇法啊,我……我要出来了……」杨绡玲稍稍一呆,突然叫道:「不要在里面……」但已是迟了,话音未落,滚热的液浆在她的体内喷发,敲击在她的花心,杨绡玲不由身体抖了一抖,口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。
  成进呼了一口气,身体放鬆。杨绡玲心神一定,又是「啊」的一叫,手突然一推,将成进从她的身上推了下去。随即身体一滚,抱着一张被子缩作一团,呜呜哭着。
  成进道:「娘你别这样啦……」杨绡玲哭道:「你出去!你出去!」成进道:「娘的身子我早就已经要了,现在……」杨绡玲大哭道:「你是我生出来的,你不能这样啊!」成进摊手道:「不行也已经做了,我插得娘也很舒服……」杨绡玲哭道:「不要再说了!不要再说了!你出去!出去啊!」
  成进不料竟会出现如此局面,心中颇有不甘,又道:「娘你这么漂亮的身子,不让自己儿子享受,太可惜了呀……我保证除了我之外,不会再有别的人敢来碰你一根寒毛的……」凑了近前,手搭向杨绡玲的肩头。
  杨绡玲连忙一避,哭道:「你不许再碰我!你再碰我一下,我马上撞死在这里给你看!你出去!」成进大为尴尬,不敢再逼,只得起床穿衣。一边穿衣一边望着母亲,杨绡玲却只是抱着身子呜呜低哭。
  成进只好道:「那娘你好好休息,过几天我再来看你……我会叫丫环好好服侍您的。」走了出去,将门关好,向外走了几步,又蹑手蹑脚转了回来,从门缝向里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