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一百六十二章

时间:2018-01-14
听见有人来到,文渊和紫缘登时一惊,静下来不再说话。只听那脚步声来到箱前,一个女声幽幽轻笑,柔声唤道:「紫缘姑娘,可快活么 ?」听那声音,便是四非人之一的莫非是。
  紫缘脸上一热,心中狂跳不止,大为着急:「难道给他们发现了?」文渊也甚为吃惊,暗叫不妙。方才两人同赴巫山,极尽缠绵之余,早 已忘却身在险地,那温存欢好之声,自然全无压抑地传了出去。这莫非是既然来此一问,显然已揭破了此事。紫缘紧张地握住文渊的手,到此 地步,实已不知如何是好。
  莫非是不闻回应,微微歎了口气,轻声笑道:「紫缘姑娘,你要是寂寞难耐,可以告诉我呀,可不比你自己空做戏有意思多了?嘻嘻,你 要是尝过一次,一定回味无穷的……」说着说着,声调带着淫靡的意味,似乎自己便陶醉了起来,轻飘飘的声音不住传进箱来。
  箱里的文渊和紫缘听了,略一错愕,随即鬆了口气,放下心里一块大石,原来莫非是只是听见紫缘的呻吟声,并未察觉文渊也在箱中。
  莫非是说了一阵,见紫缘始终不发一声,当即笑道:「怎么啦?紫缘姑娘,玩得太累了,话都不说一句?」说话之际,在金条垫高的箱角 前蹲下。
  只听得几声轻响,那被垫高的箱底边角斜斜打开,出现一个三角窟窿。莫非是在洞下放了一些物事,连声轻笑,出舱去了。
  文渊听得莫非是已去,吁了口气,轻声道:「险之极矣!」紫缘则害羞不已,想到自己的娇声浪息被人听去,不由得满脸燥热,心口蹦蹦 直跳。
  文渊挪移身子,要看看箱底放了什么。只见垫高离地的空隙摆了一盒、一瓶、一壶,盒是食盒,瓶是酒瓶,那壶却是尿壶。把饭菜跟便器 放在一起送来,那是全然匪夷所思,两人看了,不禁大感荒谬,心里一阵尴尬。
  总算盒瓶壶都是十分洁净,再者饭菜也不能不吃,文渊便将食盒酒瓶拿了进来,两人分着吃了。紫缘喝了些酒,醺然微有醉意,静静地倚 在文渊身上。这时两人仍是赤裸着身体,文渊和她肌肤相亲,感到那娇柔胴体的温热,不禁爱惜地抚摸起来。
  只听紫缘「嗯、嗯」地轻轻呢喃,显得极是舒服,绵软的腰身些微蠕动。不过文渊已然留神,不敢惊动外头,这次只是稍加爱抚,品味那 温香软玉,又去吻她的耳垂。
  忽然紫缘轻轻推开他,坐正身子,低声道:「等……等一下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我没有要做啊,只是想抱抱你。」紫缘嗯了一声,略显羞 涩,轻声道:「那还是得等一下。我……我内急。」
  文渊一怔,朝那三角空洞一望,笑道:「他们倒也设想周到。」紫缘在他身上轻拍一下,说道:「你转过去,别看喔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 就是要看,也看不清楚啊。」紫缘更是不好意思,拉着他转过身子,这才过去解手。
  听着滴沥滴沥的水声,文渊心中不禁泛起遐思,想像那白嫩的地方是何等光景。正有些魂不守舍,紫缘已解完了手,回到他身边来。文渊 忽然灵机一动,想看是否能从那洞脱身。但是这空洞并没多大,无法容身通过,惟有放弃。
  其实不正宝箱原是用以捕捉强敌,本无设计此洞,后来因为要用此囚禁女子,这才加上机关。这洞可用来递送饮食,但是洞口形状既异, 又因空隙仅高及金条,箱中人决计不能由此脱身,是以莫非是也不急于将之关上。
  文渊四下察探,再不见其他机关,知道终究难以从箱内脱身,当下和紫缘静待箱中,等着时日过去。数日过去,不正宝箱未曾开启过一次 ,每日早晚,莫非是均会来递送饮食,不时对紫缘调笑几句,紫缘只是不理。
  为了以防万一,两人并未再行云雨之欢,但是箱中无事,难分日夜,一旦肢体相碰,便难免一番拥吻抚慰,也是极其亲暱,说不尽的缱绻 恩爱。
  虽是日日相伴爱侣,文渊却也没有忘却所在处境,大半天的时间,仍是加紧修练功力,一待不正宝箱开启,立时携着紫缘突围而出。长日 漫漫,紫缘便拨弹琵琶,奏乐自赏,不知不觉中,更助文渊修其音韵体念。几日下来,文渊修为精进,当日偶然击溃穆言鼎的劲力,此时已然 纵控如意,武功之高下,更是大不相同。
  到了夺香宴之夜,文渊回想所历诸敌的招数,已有十足把握对付云非常、狄九苍等人,但对于寇非天、程太昊等绝顶高手,仍是无法料定 .两人从箱中窥探,对于慕容修、小慕容、华瑄等人来到、呼延凤和秦盼影受擒、程太昊骤受反击等经过,一一看在眼里。最后趁得小枫来到 ,云非常转了最后一下钥匙,终于得以脱困而出。
  文渊侃侃说来,除了以有外人在场,不好意思提及和紫缘的结合,就此跳过不提之外,其他的事情都已说毕,海船远航,慕容修疗毒已毕 ,白月翎、秦盼影沉沉睡去,苗琼音安然掌舵,早已瞧不见红石岛了。
  华瑄聚精会神地听文渊说完,脸上洋溢着仰慕的神情,说道:「文师兄,你既然这么厉害,我们以后就不必担心那些恶人啰!」小慕容道 :「哪些恶人?」
  华瑄道:「很多呀,像是龙驭清、黄仲鬼、颜铁……回到陆上,迟早还会见到他们。」
  文渊沉吟不语,心道:「龙驭清跟黄仲鬼的功力,实在深不可测。虽说锲而不捨、金石可镂,但是要达到如此修为,谈何容易?即使我功 力已进,想来也不过与师兄相仿。不,师兄修练」寰宇神通「,进境自然更大,此刻我当是离他更远了。想要更上一层楼,非得再下苦功不可 ……」
  忽然慕容修大喝一声,叫道:「是了!」众人都吓了一跳,呼延凤怒道:「你鬼叫什么?」慕容修没去理她,说道:「刚刚才说有件古怪 事,小丫头一说,这可想起来了。喂,谁在红石岛上见到皇陵派的人了?」
  他这么一提,众人方才想起,果然不见任何皇陵派的人物赴宴,连穆言鼎也并未现身。小慕容道:「想来皇陵派中另有大事,重要人物都 抽不出空来。嗯,那姓穆的既然帮了我们,那也不能久留,定是暗中走了,以免被抓住破绽。」
  文渊取出那疋「柳浪闻莺」的锦缎,让众人一齐端详,道:「穆老先生把这交给紫缘,不知是何用意。」
  华瑄轻呼一声,讚歎道:「好漂亮啊,这就是十景缎?」慕容修鼻中一哼,道:「这东西有何玄机,龙驭清要大费周章的搜罗?」文渊摇 摇头,道:「我也不知道。日后见到韩师伯、任师叔,或可拿此问个仔细。」
  正自议论之际,忽听苗琼音在后梢惊叫:「不好了!大家小心,有船追来啦!」
  众人一听,纷纷警备起来,慕容修当先冲出舱外,呼延凤披上金翅刀,文渊取了骊龙剑在手,和小慕容、华瑄等都出了舱去。紫缘向小枫 道:「我们也去看看。」小枫点头答应,两女携手走出。
  这时海上风浪渐起,众人来到后梢,但见远方一艘大船驶来,青帆上绘了一条兴风作浪的大蛟龙,正是龙宫派的座船。极目望去,程太昊 、白超然、敖四海都在船头,也往这儿望来。
  慕容修冷笑道:「龙宫派的船倒是挺快,果然是成年在海上打滚的。嘿嘿,最好能追得上来,本大爷好大开杀戒,大海之上,把这些王八 蛋杀个死无葬身之地。」
  呼延凤远远望见程太昊,仇恨之意又起,心道:「程太昊这狗贼既然追来,我便非杀他不可。拼着跟他同归于尽,也要为师父彻底报仇。 」
  文渊见呼延凤脸上杀气大盛,意志坚决,心中微一思索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  呼延凤回过头来,凝望着他。文渊说道:「抢在程太昊之前出手,前三招全部凌空而下出手,压制他的上盘。第四招起绕他身子猛攻,直 到他斗篷尽展,立刻转攻下盘,不必留神防守。三十招内若无法取胜,不必再打,马上退回,日后尚有报仇机缘。」
  呼延凤听他这一说,心中大为讶异,道:「你这推断从何而来?」文渊道:「云霄东宗招数沉猛,你若要取胜,必须迭出奇招,只要逼他 跃起,你便有胜算。
  程太昊喜从高空运劲下击,自以为揉合东西两宗特点,其实是画虎不成反类犬,并不足道。慕容兄自然也已看出。「
  慕容修哼了一声,并不言语,心中却不免惊奇,心道:「小子几日不见,武学见识倒长了不少。」呼延凤半信半疑,不知是否该听他吩咐 应战。就在这时,又听小慕容在船头叫道:「糟糕,糟糕!」
  众人不知糟在何事,再奔往船头一看,不禁都是一惊。只见一艘大船正面驶近,船上四张帆都绣了个「非」字,寇非天立于船头,左右船 舷却各安了一座火炮。慕容修骂道:「他妈的,哪来这等邪门的事?这船比龙宫派的还快?去他妈的!」
  猛听两声惊天巨响,四非人座船双炮齐发,撼得众人震耳欲聋,两边大浪狂掀,船身猛烈震荡,紫缘、小枫险些滚倒,幸亏文渊和华瑄赶 紧扶住。
  小慕容叫道:「当真是火炮!」慕容修怒道:「他妈的,下马威么?江湖上谁拿大炮决斗的?呸,寇非天这王八乌龟哪来的大炮?」
  这两炮分别打在海船两侧,但是相距都是极近。要是正中船身,众人正在船头,必然无一倖免。众人正感束手无策,忽听寇非天处传来一 个声音:「文渊,你若要同伴保住性命,现在立刻过来此船!」
  这声音苍老已极,但是中气沛不可当,顺着海风直送过来,势若声扬万里,竟是说不出的威严。寇非天一直默不出声,想不到不鸣则已, 一鸣惊人,众人惊异之际,寇非天手臂一扬,一条铁炼疾飞而出,穿破重浪,一口气飞过十多丈,「砰」地贯破众人所在船头,形成一座铁炼 桥,连结了两船。
  这一手功劲之强,更是惊世骇俗,小慕容、华瑄、苗琼音等不禁脸上变色。
  文渊也大为震惊,心道:「不愧为四非人之首,功力当真了不起。」一提气,朗声叫道:「寇先生要我过去,有何见教?」寇非天道:「 你要知道,自当过来。别人若是轻举妄动,火炮立时轰将过去。」
  小慕容急道:「不要过去,太危险了!」紫缘也道:「文公子,我们另外想法子,千万不能涉险。」华瑄大力点头,神情也是满怀担忧。 呼延凤口唇微动,一偏头,终于没有说话。慕容修却微微冷笑,道:「小子,自己决定。」
  文渊望着那条乌黑的铁炼,说道:「他们已佔尽优势,要致我们于死地,犹如探囊取物,不必再耍弄诡计。这罪恶渊薮的头领,我倒是想 去会一会。」骊龙剑往腰边一佩,真气遍身流转,朝寇非天喝道:「在下打扰了!」
  脚下一点,凝神提气,纵身踏上铁炼。
  他飞踏铁炼,使上轻功绝艺,身形飘逝如烟,如飞如翔,足下丝毫不停,犹如腾云驾雾,转瞬间已奔出十丈,将近四非人座船。不料寇非 天猛然一抖右臂,巨力迸发,铁炼蓦然暴起震荡,从呼延凤的座船扯回,嗡嗡作响不绝,仿如抛起一个大浪,将文渊甩上半空,眼见他再无立 足之地,将要跌落惊涛之中。
  小慕容和华瑄齐声惊呼,紫缘身子一颤,吓得花容失色,却见文渊凭空一个翻身,借力使力,自空落下之时,又已飘前数丈,轻轻巧巧地 落在甲板之上,右足顺势一划,已然稳住身形,一拱手,静静凝视寇非天。
  「铿啷铿啷」几声,寇非天将铁炼随手掷下,点了点头,面罩间的一双眼睛精光闪烁,缓缓说道:「好身手,华玄清的高徒,毕竟不同凡 响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