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推进玉米精深加工打造“农头工尾”产业
2017-09-12 14:11
“农头工尾”是习近平总书记为我省振兴发展开出的“良方”之一,也是我省建设现代农业,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任务。最近,我们就黑龙江省玉米精深加工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,在对大量资料分析基础上,我们深深感到要推进农产品深加工,必须要提高认识,充分发挥我省玉米资源优势,抓住玉米深加工的关键环节,努力提升玉米全产业链发展的质量效益,倾力打造“农头工尾”产业。
 
  我省玉米产业发展较快,但基础薄弱,缺乏市场竞争力
 
  我省玉米生产的快速发展,推动了粮食总产的大幅提升,带动了玉米生产方式由传统向现代农业转变。玉米加工业也从无到有,加工规模不断扩大,加工产品不断增多。2004年以来,国家出台多项粮食补贴政策并逐年提高玉米收购价格,使玉米种植发展较快,但玉米产业基础薄弱,导致生产加工能力弱化,产品生产成本高,档次低,缺乏市场竞争力。
 
  一是玉米产品以初级为主,增值能力较弱。发达国家玉米产业链较长,以精深加工为主,终端产品以淀粉糖和变性淀粉糖醇等淀粉衍生物为主导的高级产品,增值能力达到10倍至20倍,更高级的产品可达到20倍以上。我省的玉米加工主要是以淀粉、麸质饲料、蛋白饲料、玉米主食、玉米油等初级产品,增值能力仅为1倍至2倍;酒精和酸类的中级产品年加工玉米521万吨,仅占玉米产量10%,增值能力3倍至10倍。我省玉米产业链条较短,深加工层次较低,深加工转化率仅为14.5%,81%的玉米终端产品属于初级一次性加工品。
 
  二是玉米加工企业设备落后,开工率不高。我省国际先进的大型玉米深加工龙头企业较少,规模以上的企业45个,仅占8.6%。91.4%的中小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国外先进设备和引进新技术,存在设备落后,消耗浪费巨大,原料利用率较低,生产成本较高等问题。同时,还存在加工能力过剩,降低价格的恶性竞争,企业效益下滑,难以实现产业效益的提升。我省玉米深加工企业开工率53%,很多企业靠政府补贴维持。
 
  三是玉米生产与深加工区域布局不均衡。我省玉米生产主要分布在哈尔滨、齐齐哈尔、绥化、佳木斯、大庆,这5个地区产量达3155万吨,占全省61.8%,而加工能力明显不足。哈尔滨26个企业玉米加工能力90万吨,仅占产量885万吨10.2%,比全省深加工转化率低4.1个百分点,造成玉米库存积压严重。鸡西年产玉米150万吨,竟然没有玉米加工企业,导致玉米增值能力不强,市场低迷。鹤岗年产玉米44万吨,2个企业加工能力100万吨,原料短缺54万吨;双鸭山玉米产量185万吨,9个企业加工能力420万吨,原料短缺235万吨,增加原料运输成本。
 
  我省玉米深加工开工率不高,效益较低,发展困难较多
 
  我省玉米深加工产能过剩,年加工玉米740万吨,仅占设计加工能力1400万吨的50.3%,主要有3大类产品:玉米淀粉类、玉米燃料乙醇和酒精类、玉米氨基酸类。深加工行业整体开工率不高,效益较低,发展困难较多。
 
  一是玉米淀粉加工发展相对滞后。全省共有玉米淀粉加工企业10家,设计加工能力672万吨,实际加工350万吨,开工率52%。2020年我省将完成新建扩建项目6个,加工玉米390万吨,生产淀粉类产品340万吨。我省是全国重要的玉米产地,但玉米淀粉专用品种缺乏,满足不了生产需要。与国际上玉米主要产区美国、巴西相比,我国玉米淀粉专用品种的遗传和育种研究水平落后,没有广泛推广种植的高淀粉专用玉米品种,引进品种适应性较差,产量不稳定。而且,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,利益联结机制不紧密。我省的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,特别是缺乏玉米行业协会等专业化服务组织;玉米专业合作社数量较多,但质量较差,大部分农户还没有参与到合作社经营当中;玉米淀粉加工企业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、农户之间还没有形成合理、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,很多企业也没有自己稳定的玉米来源。产业链短,产品附加值不高。玉米淀粉深加工的产品主要集中淀粉糖、变性淀粉等初级产品上面,缺少纺织、食品、医药、造纸、材料行业应用的终端产品,经济效益低廉,不能创造较高的经济价值,市场竞争力不强。而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等发达国家淀粉行业已进入成熟阶段,以精深加工为主,我国淀粉加工业在竞争中缺乏优势。
 
  二是多种因素制约玉米酸类深加工发展。我省氨基酸类产品加工企业有3个,设计加工能力184万吨,实际加工玉米147万吨,开工率79.9%,生产酸类产品44万吨。2020年我省将完成新建扩建项目4个,加工玉米310万吨,生产氨基酸类产品100万吨。玉米深加工酸类产品中,主要有氨基酸、柠檬酸、乳酸3大类。虽然我省氨基酸产品加工业发展较快,但柠檬酸和乳酸加工呈现空白。酸类市场均由大企业控制,由于玉米酸类为微利产品,只有靠规模取胜,而我省企业规模过小,缺乏市场竞争力,很难发展起来。我国玉米专用品种遗传和育种研究工作比美国、巴西等国家起步较晚,玉米种质资源比较缺乏,缺少高抗病害、虫害及抗逆性好的玉米品种。我省各玉米产区,农民习惯对加工及食用玉米进行统一收获和储藏,造成品种混杂,玉米产区更缺乏适用加工酸类的高油、高淀粉玉米专用品种。2012年至2015年,随着玉米原料价格不断上涨及玉米酸类产品市场需求持续低迷,我省玉米酸类行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
 
  三是生产成本较高、生产技术落后制约玉米醇类深加工发展。全省共有玉米醇类加工企业99个,设计加工能力516万吨,实际加工243万吨,生产燃料乙醇89万吨,开工率44.7%,主营业务收入89.14亿元。主营业务上亿元的企业有17个。2020年我省将完成新建扩建项目3个,加工玉米430万吨,生产燃料乙醇140万吨。燃料乙醇以1∶3的比例消耗玉米,能够充分带动粮食市场,合理消化玉米存量。但醇类产品生产成本较高、生产技术落后,制约玉米醇类深加工发展。生物燃料乙醇的生产成本主要包括原料成本、运输成本、设备成本以及人工和管理费用等,其中原料成本过高是制约我省生物燃料乙醇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。目前,美国1吨玉米可转化0.33吨乙醇,而我省每吨玉米只能转化0.31吨乙醇,燃料乙醇生产的原料占生产成本的70%-80%,与美国、欧盟和巴西等国际社会相比具有很大差距。我省醇类加工企业在获得400元/吨补贴后,每吨酒精仅盈利100-200元。同时,我省燃料乙醇生产技术虽已较为成熟,但是在技术工艺、资源利用、环境保护、生产能源消耗,原材料转化效率等方面与美国和巴西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。我国生物燃料乙醇生产过程中的物耗比美国高出20%、热耗高出90%,煤耗高出95%。以玉米乙醇为例,国内生产水平较高的是吉林燃料乙醇厂,全部采用国外先进技术设备,耗能0.5吨至0.6吨标准煤,而美国耗能0.4吨标准煤。我省醇类加工企业生产设备处于我国中游的技术水平,需要技术改造和更新换代。
 
  推进玉米深加工业发展的建议
 
  我省是国家重要的玉米生产基地,不仅有玉米生产的适宜生态环境,还有良好的生产传统,做大做强玉米深加工,将对我省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。
 
  一是认真制定玉米深加工产业发展规划。针对我省玉米以初级加工为主,发展布局不均衡的状况。我们要以各地经济基础和玉米资源条件为依据,按照市场规律和经济规律的要求,充分发挥区域优势,有效配置生产要素,认真制定我省玉米深加工产业发展规划,补上玉米深加工这块短板。做到玉米深加工产业合理布局,有序发展,成为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产业。
 
  二是大力提升专用玉米的生产品质。按照玉米深加工的需求,积极调整玉米种植结构,加快发展深加工需求的优质高淀粉高油玉米品种。我省玉米收获时子粒含水量高达20%至30%,影响加工品质,增加储藏成本,水玉米严重制约我省玉米深加工的发展。我们要大力改善玉米子粒品质,努力减少玉米含水量,提倡种植深加工专用的高淀粉高油玉米。玉米深加工企业要与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有效对接,用优质的玉米原料提高加工产品品质,增强玉米产品市场竞争力。
 
  三是做大做强玉米深加工产业。努力提高玉米深加工利用效率,鼓励建设大规模深加工项目与老企业技术改造,兼并重组闲置与产能小的玉米深加工企业,大力支持企业研发玉米深加工技术,整合现有玉米深加工企业,努力培育和发展玉米产业集群,通过龙头企业引领,提高玉米深加工经营水平和层次,加快玉米加工产品的升级换代,大力发展高端玉米加工产品,提升附加值,逐步使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。
 
  四是努力推进玉米产业链建设制度供给。玉米深加工产业的健康发展,需要全产业链建设,尤其是产业链上游种植业扶持政策,是保障玉米原料质优价廉的基础。要加快推进玉米价格市场化进程,提高玉米的市场竞争力。优先扶持玉米深加工企业上市融资,帮助企业打造农产品区域品牌,引进专业技术人才,从制度安排上扶持玉米深加工企业发展。(原标题:推进精深加工打造“农头工尾”产业)

上一篇:全球新品数增长13% 甜菊糖成健康型添加剂

下一篇:没有了